最新动态
商品分类
闽江
精品推荐 更多>>
新品上架 更多>>
热卖商品 更多>>
© 2005-2016    这崭新的一切让人感觉简直跟这几间青砖红瓦的小屋有些不搭调这副模样让街上许多老人都想起了半个多世纪前,这老家伙穿着一身借来的卡其布衣裤在这小屋里当新郎官时那副拘谨可笑的傻样儿。 刘小兵老汉这时才有空闲把那个白玉烟嘴衔在了嘴上那玉通体透亮白得可以跟冬天的雪花相比。他盯着亡人目光停留在这张脸上他知道等会儿再搭一张草纸这张脸就轻易看不上了。在两天三夜葬礼的过程中除非来了重要亲戚做儿女的才会爬着过去揭开草纸,让人瞻仰上一回让人盯着那平静的脸庞说些在老人生前没赶上说的体己话。这会儿老人的儿子女儿儿媳女婿以及几个孙子辈儿都已穿上了白色的孝服在床下跪着。老汉的大儿子花援朝领头的几个男丁手里还都拿着柳木丧棍。那棍子粗细不一都是刚刚从护城河边的柳树上砍下来的,两端还湿湿的让空气中带着些微苦的气味儿。地上已经在稍早时候铺上了一层麦草黄黄一片。那麦草是从城郊农户家买来带着阳光的颜色和味道给悲伤的人许多温暖。人跪在上面软软的跪久了盘腿儿坐一会儿也可以。刘伯谢谢您哩俺爹这辈子没白交你这个朋友花荣的大儿子花援朝在招商局工作四十多岁感激地抓着刘小兵的手。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